如果一线城市不再适合外来人口,他们又该涌向何处? | bank博客
365bet官网
bet36体育投注_bt365体育投注
必威体育app官网下载
bt365备用_bt365官方网址
365体育投注平台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如果一线城市不再适合外来人口,他们又该涌向何处?

2018年06月12日 社会 ⁄ 共 391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岛 君 说 最近一部《北京女子图鉴》很火热,无论它的口碑如何,都一定程度上表达了大多数人不甘于二三线城市安逸稳定的生活,挤破头地想扎根北京。
像电视剧中女主一样,想涌进北上广深一线大城市的人不在少数,不仅仅包括刚毕业的大学生,外地务工人口也占很大比例。
一般而言,经济发达的城市凭借优质的社会公共资源和良好的就业机会,会对流动人口形成强大的吸引力,大量的流动人员到大城市后,会产生融入大城市的强烈愿望,使得大城市“磁场效应”显现。
其中,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目前都属于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拥有大量的外来常住人口。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北上广深不再接纳他们,他们又该走向何方?
作 者:文贯中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一线城市吸收
外来人口的能力已消失 多年来对中国城乡巨大收入差距的分析是,这是中国各级地方政府竭力追逐土地红利的必然结果。短期内,学习香港的土地批租模式使政府不但可以垄断收购农地,而且可以垄断拍卖农地。
可是,这种土地批租模式使开发商的成本越来越高,必然造成城市房价的居高不下,以及中下阶层、农村移民服务的房屋的严重短缺。

在当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期间,全球性经济大萧条和欧美房价一片惨跌,中国的房价竟然快速蹿升,就是这种土地批租模式带来的必然恶果。
在中国最需要吸收大批农村人口的时候,以房价/收入比衡量的中国城市化成本无疑已是世界最高的,使今后中国城市化的健康发展蒙上浓黑的阴影。

房价一高,起码有三个负面后果。

第一个后果——城市居民为了买房,不得不压抑对其他物品的需求。
在目前来看,对有城市户口的老居民来说问题还不严重,因为毕竟他们大部分人在1998年的房改时,以远远低于市场价值的价格拿到一套工房。

第二个严重的后果——新生的城市人口今后的住房问题。
今后非本地的白领,或父母尚年轻的本地白领再要在一线城市购买住房,只能祈祷老天保佑了,因为所在地的房价很可能已经超过美国大部分地区的房价。

第三个后果——全国的城乡收入分配 ,由于房价居高不下,造成城市中出现大片空置住房,以及以宽阔道路为代表的基础建设无人问津。
从已经投入的资金和设备来看,这些“无人区”完全可以迅速容纳几百万到几千万农村人口。
可是这些一线城市在现行制度下其实已经完全失去吸收农村人口定居的能力,除非由国家出钱出地,在这些城市的周围大规模建造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并规定外地农村人口有权享用。

但目前来说,各地政府对此是完全排斥的,他们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土地用于这项工程。如果以上分析成立,那么今后这些富丽堂皇,建成区面积极大地扩张了的城市,将继续只能周期性地吸引农民工前来短期打工,永远无法帮助消化外地农村人口。

一线城市在现行土地和户籍制度下,吸收非本地农村人口的能力已基本丧失。

首先,大部分中小城市和城镇也许永远长不大,它们目前并没有多少已经成型的集聚效应,而且未来也很难形成集聚效应。结果是,
它们在吸收本地的农村人口以取得他们的土地之外,并无能力吸收多少本地之外的农村人口。

第二,在一线城市普遍发生过的圈地运动将推向全国,毕竟中小城市和城镇涵盖了绝大部分的中国土地。本来应该属于农民的土地红利再一次被大规模转移给城镇居民。这自然再度扩大城乡收入的不公。

第三,在这一轮圈地和造城运动后,纯农区的人口发现, 不但一线超大城市,而且中小城市和城镇也是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的
。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中国社会城乡的割裂和拉美化将进一步加剧。

城市化毕竟不是将越来越多的农村土地划进来,在其上堆起越来越多的钢筋水泥盖成的楼房,但却将外地农村人口排斥在外。

部分摘选自文贯中《吾民无地——城市化、
土地制度与户籍制度的内在逻辑》

身份尴尬的农民工:
只提供劳力,不享受繁荣

深圳在30年的时间里,从一个小渔村迅速崛起为世界都市,有很多经验值得总结。深圳2014年有1200万人口,300万人有本地户口,其余900万是常住人口,甚至是流动人口,其中大约700万是农民工,深圳各行各业的发展,以及今天的繁荣都是离不开他们的。但是在很多总结深圳经验的文章中,我们往往看不到他们的影子和贡献。
但是,他们又常常被政府提醒,提醒他们所住的住房是不合法的,是随时会被拆掉的,2009年深圳岗厦的“城中村”就这样被拆掉了。
问题是,既然深圳政府认为他们的住房是危房,是贫民窟,是城市的耻辱么就应该为他们造出美丽的、合法的住房来。
可是,深圳政府在此之前的30年中,基本上没有为他们造哪怕一平方米的廉租房,或者说深圳政府其实一开始造了一点,但后来就不再造了,而且原先造出的廉租房后来也被拆掉了。
这就回到了什么是城市化的真谛这个问题。

什么是城市化呢?城市化就是一些大楼、一些大广场、一些雕塑、一些GDP吗?不是的。
城市化的真谛,是通过及时吸纳农村人口进城定居,降低农村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使他们分享城市的繁荣。

中国的这种城市化一方面对已有城市的现代化很有利,因为可以廉价从农民那里拿地再高价拍出,所以可以造大楼、铺大路、修广场、搞城市绿化。可是,另一方面,它在吸收农村人口方面很不成功。

由于大部分农民无法进城,无法分享城市的集聚效应,也就是无法分享规模报酬递增。而城市居民的人均收入又因城市带来的集聚效应,增加得非常快。所以,现在
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基尼系数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现在中国几乎是东亚唯一的一个,要与拉丁美洲国家为伍的国家了。

庞大的中国剩余劳动力往何处去?

由于农村人口分散,城市的房价高企,加上户籍制度,农村人口难以进城定居,城市化水平难以真正提升,因而使以人口集中为发展前提的服务业难以充分发展。于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只能涌向制造业。

而不幸的是,美国只有3亿人口,它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已经吸收了中国相当一部分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但是最后由于借债消费,财政上已经破产,无法继续下去。
即使对于全球的消费市场来说,中国的剩余劳动力也是太庞大了,只能主要靠自己吸收。

现在中国面临的一个困境是:主要依靠发展制造业来增加GDP,制造业在GDP中的比重已经达到50%左右,这是全世界从来没有的。
可是,中国国内的主要人口构成是相对贫困的农民,他们无法帮助吸收制成品,所以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只能大量出口。

中国急需进一步进行经济、社会的改革,特别是要降低城市化的成本,才能加速城市化,从而加速服务业,用服务业的大发展作为吸收农村劳动力的主要途径,使农村人口分享城市繁荣。


图中是集聚效应带来的
边际收益曲线MB和边际成本曲线MC横轴是城市的人口规模

在劳动力、土地、资本都能自由流动的情况下,一个城市的边际收益逐渐下降,边际成本,主要指拥堵、污染和犯罪率会逐渐上升。这两条曲线的交点决定了这个城市的自然边界N。

但是由于人为的户籍制度,以及以国家垄断城市用地的供应为特征的土地制度,城市的边界是人为确定的。

例如,户籍制度人为限制城市规模为K,那么就有一个巨大的三角形CDE被浪费掉了,也就是集聚效应的一部分被浪费掉了。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三角形中,沿横轴的每个点上边际收益都是高于边际成本的,是城市宝贵的集聚效应的一部分。
可是,在消灭贫民窟、限制外地人的口号之下,这个三角形就消失了。由于土地制度、地价和房价高企不下,使边际曲线上移,城市的人口规模被限制为A点,也就是M点,三角形ABC代表的城市集聚效应就被浪费掉了。

中国的城市化想一步到位,所以每个地方把自己的城市封闭起来,尽量把农民,特别是外地农民排除在外面,然后想去跟伦敦、纽约、巴黎比美,比现代化。
但是我们的地方政府忘记了, 英国、美国、法国的国情是农村全面实现了现代化,农村比城市还要漂亮,而我们的农村则急需减少人口,减少贫困。
以深圳为例,当年深圳违反中国的土地制度的规定,“睁一眼闭一眼”允许当地的农民用自己的宅基地建了大量的“城中村”和“小产权房”,以低成本的方式使外来人口迅速得到暂时栖身的地方,使深圳日后的大发展成为可能。
这些房子大概6层到8层,底层沿街的都是商店、饭店提供各种服务,且价格低廉,因而终日熙熙攘攘,一片兴旺,是外来农村人口能够生存的地方。
这些楼盘外面看起来也蛮现代化的,里面隔成一个个小间,月租只要200到250元。外来民工当年的工资即使只有800-1000元,除了吃、住,他们还能剩下一半左右寄回老家。
深圳的城市化经验部分是成功的,因为它用非常低廉的居住成本使得700万外来的农村人口能够暂时住下,能够为各行各业贡献他们的劳动和智慧,使得深圳能有今天的繁荣,也使他们的几千万还在老家的亲人有了分享深圳繁荣的机会。
但是深圳失败的地方有两点:
第一个是始终没有使这些人在自愿的基础上定居下来,成为融入城市生活的、真正的深圳市民;
第二点,由于对“城中村”和“小产权房”一开始就带有临时性,所以政府放任自流,没有搞好规划,因而出现了“握手楼”等使消防车、警车和医院的救护车无法通行的隐患。
深圳的经验和教训是,政府应该抓的是城市规划,而不是去剥夺农民的所有权。
在保证农民的土地所有权的前提下,各地的城市都可以用这种办法,先以“城中村”和“小产权房”的形式,也就是以低成本的住房吸收外来农村人口定居,使外来农村人口尽快融入城市化的过程。
在这样做的时候,吸取深圳的教训,加强城市规划,主要是提前划出“城中村”地区的道路和公共用地,例如学校用地、医院用地、公园用地等,其余的应该留给当地农民和开发商去解决。
既避免用高房价排斥外来农村人口,以致新区缺乏人气,无法发展服务业的浦东模式的后果,又能避免一切住房都要由地方政府出面解决的困境,一定程度上也会使城市化进程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文章有删减)


[][][5.那些玩命创业的人,现在都过得怎么样?](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